查看内容
${facet.Name} (${facet.TotalResults})
${item.Icon}
${ item.ShortDescription }
${ item.SearchLabel?.ViewModel?.Label }
查看所有结果
${facet.Name} (${facet.TotalResults})
${item.Icon}
${ item.ShortDescription }
${ item.SearchLabel?.ViewModel?.Label }
查看所有结果

化繁为简

专业见解

${totalItems} 结果

${customFilterHeading} 显示 ${showingItems} 关于 ${totalItems} 结果 ${searchTerm}
${facet.Name} (${facet.TotalResults})
重置
为了继续推动香港这一公司上市和融资中心的发展,2021年初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联交所)对海外发行人(包括在百慕大群岛、英属维京群岛和开曼群岛注册成立的发行人)上市制度进行了全面审查。上个月联交所就优化及简化上市制度的建议发布了咨询总结。
Jack法官在近期的Sumitomo Mitsuitrust (UK) Ltd诉Spectrum Galaxy Ltd案(BVIHC (COM) 2018/0172)中考虑了一个问题,即英属维尔京群岛不公平损害索赔是否仍能以超出时效的违约主张为依据。
Doyle法官在开曼群岛大法院近期作出的中国资源交通集团有限公司案的裁决中驳回了根据《公司法》(2021年修订版)第104条任命临时清算人的申请,理由是申请人并未证明为了防止公司资产流失或滥用或是防止董事的管理不善或行为不当而有必要任命清算人。法官还称其证据“站不住脚”,与断言所差无几。法院担心的另一点是该申请似乎并未得到任何其他债权人的
近期在中国宝沙发展控股有限公司一案中,香港法院法官Harris认可了开曼群岛的轻度管理临时清算人,但拒绝给予该临时清算人协助。原因包括:并无可行的重组建议;而且为了实际上暂停香港债权人的强制执行行动,似乎违反了融达案中确立并相沿成习的普通法项下的认可和重组途径。该案与近期林达控股有限公司一案提出的“极端不足”的重组方案相呼应。后者的重组方
2021年5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杨万明和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签署了有关内地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实施相互认可公司破产的协定的《会谈纪要》,实属重大进展。 最新协定的详情参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院)的《意见》以及香港律政司颁布的《实用指南》。
Essar集团在商业竞争对手安赛乐米塔尔(ArcelorMittal)的持续披露行动中遭遇挫折。该披露行动涉及目前远超15亿美元的未付仲裁裁决。
为跟进我们10月份发布的法律更新(参见此处链接),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香港联交所)已为其就建立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的上市制度提出建议的《咨询文件》发布了《咨询总结》,并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证券上市规则》中引入新的第18B章以建立该制度。
Baker法官已正式宣布Skatteforvaltningen(丹麦海关和税务总局)诉Solo Capital Partners LLP(处于特别管理程序中)及众多他方的判决,第一时间驳回了“前所未有”的“大规模”诉讼请求。
在Pavel Sazonov诉Elena Silkina一案中,英属维尔京群岛商事法庭另一位Jack法官判令公司的股东名册应予临时更正,但这取决于经相关诉讼审理确定的公司的最终所有权。
Doyle法官在近期开曼群岛大法院就Arnage Holdings Ltd案作出的判决中驳回了原告提出的分拆审理特定先决问题的申请。学识渊博的法官参照了《大法院规则》33号令项下规则中的第3条、第4条第(2)款和第7条以及《英国白皮书》的相关部分,认为特定问题(即预付的律师聘请费,责任和违约)不应按原告的请求先于其他问题(包括损失、因果关
${item.Icon}
${ item.ShortDescription }
${ item.SearchLabel?.ViewModel?.Label }
关闭(退出)